退休后,李高山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组织的各种展览、讲座的积极参与者。作为参加过南京保卫战的大屠杀幸存者,李高山时常赴各地宣讲。1996年起,他多次赴日本参加证言集会,以亲历者的角度讲述日军暴行,“平民的尸体堆到一米多高,日本兵将手榴弹扔进尸堆,看着被炸飞的残肢哈哈大笑。”

在资本带来的浮躁浪潮里,艺人们仿佛再也不需要忍受学习与钻研的寂寥,没有关注就花钱买热搜,没有特点就炒作人设,没有作品就刷量买榜……比起“少年娘则中国娘”的调侃,更可怕的,是在蔡徐坤之后,还会有张徐坤、王徐坤、赵徐坤一个接一个地粉墨登场。